海曲“东增盛”老油坊的故事

浏览数:125

海曲“东增盛”老油坊的故事


康熙三十二年癸酉,皇上诰授光禄大夫、内阁大学士日照人李应廌封“四代一品”,这是山东李氏最荣耀事件。而李应廌本人也达到了事业之巅峰。康熙旨令,大学士张榕端书丹,在《李应廌行状》中写道:“凡各部诸大政奏疏,必秉公入奏,无敢稍涉曲从”。峰岚处,李应廌自知高处不胜寒,期年三月,因礼部修《明史》文字狱受牵连。借父年迈,辞官归里敬孝。

两年后,康熙帝亲征厄鲁特,想起最可靠的南书房行走李应廌,秘旨筹备军车良马,组织粮油马草,千里助战。

康熙三十五年,丙子开始,丁丑戊寅,三年中不断组织军需物品,为康熙亲征,做重要的后勤物资保障。在茫茫漠北,皇上见忠臣步履蹒跚数千里送饷粮,格外激动,康熙手指漠北草原,戏笑曰“草间两蝶斗,水上一鸥游”康熙一语双关,寓意噶尔丹和沙俄狼狈为奸,既窝里斗又要进犯大清国,此时康熙说的是两敌在斗,臣李应廌幽默一笑曰:臣指“炒煎两碟豆,随上一瓯油”。意指我给皇上,炒煎了两蝶黄豆,并随上你爱吃的一瓯日照花生油,请皇上品尝。而众臣理解为“草间两敌斗,随上一偶留”意指噶尔丹和沙俄争斗,皇上请功臣李应廌留在帐中小聚,康熙和众臣会心大笑。走进毡房,大家品尝进贡的两碟豆和日照香油。

康熙三十三年李应廌因征战厄鲁特立头等军功,官复原职,并加两级。康熙为李应廌授匾《东征胜》,日后作为山东日照李氏家族油坊、商贸品牌。即日照老字号“东增盛”油坊和“西增盛”杂货店铺。现日照城百货公司和人武部地段就是当年号称海曲李半城的“东增盛”店铺及“四代一品”牌楼所在之地。而“东增盛油坊”由李应廌之子李昶年(朗公)为纪念海东桃园故乡、选址在日照城北海曲河山之大桃园庄。依山傍水,风景秀丽,交通仓储顺畅。其孙李在燕也从北京东城区三元井之“宁拙堂”迁回故里,并与子李如增将油坊迁址大桃园,开始了农工贸商学生活。诗曰:

豆子黄,

花生香。

夏来收果子,

秋后储粮仓。

来年十五开春后,

桃园开榨油芬芳。

东增盛老油坊,

学士李名四方。

唐皇宗室后人在,

海东李氏桃园庄。

四代一品李半城,

康熙圣旨老牌坊。

忠孝传家久,

诗书继世长。

从康熙到民国三十年,海曲李氏“东增盛品牌” 名扬中外,产品销往日本韩国以及东南亚地区。抗战前夕,油坊达到顶盛时期,一年四季都收购山东、河北、河南地区的大豆、葵花籽、芝麻、谷子等,河北、山东、江苏都是骡马成群地运货而至。一年四季“东增盛”都是永远忙碌收购景像,晒场仓库堆成一座座小山。到了腊月二十才休整,李家开始把米酒酿、糖果分给邻里,十里八村都排起了长队免费领取。

春节过后,正月十六举行“东增盛”堂会,会前先到李氏祠堂拜祖宗、祭天地,仪式完毕后,堂会开始,李家总管宣布堂会议程,并大声呼号:“东增盛吉时到,放鞭迎财神。接油神,请关公,邀土地爷,入神位。”把天神、油神、财神、关公、土地爷牌位请上,摆上供桌,贴上吉联,众生恭礼,献上祭文。老把头诵文:

上苍神明,财神显灵。

皇恩浩荡,祖上德清。

恳请接叩拜礼。

诵曰:

穹宇澹澹兮,天赐宏福。

皇恩浩浩兮,惠我子孙。

财神临位兮,福禄寿喜。

祖宗厚德兮,万代祥光。

油神涌泉兮,东增盛旺。

太乙黎明兮,辉映华堂。

今时开榨兮,众志朗朗。

春日艳阳兮,照我油坊。

油泉汩汩兮,恩惠四海。

李氏千秋兮,不忘书香。

诵毕,清洗碾子,准备好六台石头大碾子,一米八高,中间一根铁柱轴,碾盘连接,把骡马套好,用秤称八百斤大豆上辗压坯,辗成碎片,用篮子(山东人称为园子),盛上豆胚,铺好麻布包,将大豆胚倒上,放入蒸笼,半小时蒸熟一锅。用一种油草包好,六十斤为一布包,七个一层叠上,用铁榨子把木头从两面栓进木栓,塞进铁砧,用铁锤子两面打进,不断塞进木塞子,四百斤为一榨。

一般作坊榨油,需十道工序,一是选料,把秋天收购的果子,分好、中、劣等,翻晒入仓,春来开榨。按照优三好二劣一的比例,选出要榨的原料。二是预碾,洗碾,选马,选骡,定时,定量,定岗,定工。三是馏碾,把果子原料倒入石碾上馏,即直径上三米六的大石碾倒入果子,碾工一声号句开始启动,骡马不停地按顺时针走动,果子在转动中滑入碾池槽里,果子立即碎成糁片。四是蒸糁,清洗三米大铁锅,备好柴草燃料,点燃灶火,将碾碎的果子糁称四百二十斤为一锅,用园子(一种籐编的篮子)把它倒入大铁锅蒸笼里,用麻布包收紧,铁蒸笼下放入清水开始蒸约半小时出锅,此时美丽的大桃园村泗溢芬芳,左右邻舍都知道李家油坊开锅了。五是拉包,拉包是一道智慧体力活,一榨果子蒸完了有些水份,就成了近五百斤,而每个包裹里是六十斤,工人要巧妙地将六十斤一包,倒入另一只大铁锅中翻炒。六是炒糁出锅,七是打桩压榨,八是淘油、出桶,九是打包编码、贴标,十是仓储待售。

每当九十余高龄的老父, 说起“东增盛”老油坊故事,给我们拉回远久的记忆。日照老字号,让我们为先辈感到骄傲,尤其是家父常提及爷爷李仲悦分管帐房,一生经营,富敌齐鲁,由于抗日战乱,李氏祠堂,煌煌家业被战火焚毁。在经历了抗日、文革,老油坊都已不复存在了。当我在改革开放的春天里,我陪老父去日照故乡,祖上老屋残垣塌,乱石遍地,杂草横生,伯父家还有一块石碾凌乱地散落着,这是唯一的油坊遗物,庞大而笨拙的石碾,写满了落寞与惆怅,倦容满面,遗落的喜乐伤悲成为日照城的古董,“东增盛”之遗物,太平桥李氏之族宝。

然而,岁月沧桑,时光流逝,先辈已逝,曾经的老油坊名扬齐鲁,味盖江南。 昔日繁忙盛兴的景像,随风吹去,曾经的热闹,也随着老屋边的小溪干涸,而失去已往的生机。如今已风化散落,过去的马棚文革时曾是爷爷奶奶居住的小屋,如今人去屋漏,残垣断壁,荒芫到今人窒息,墙上黑油灯薰过的壁土,仿佛还能嗅到先祖的气息,甚至老油坊的遗香。我与儿子雨田在这破漏不堪的马棚前,留下了历史的影照。而老父却沉浸在童年幸福的时光里,一百五十多人口的大户人家,有山场、林场、牧场、田原、山地、油坊、“东增盛”店铺,以及骡马成群的河山,让它久久难以忘怀。然而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,李氏东增盛品牌,已完成了它的使命,连同“四代一品”的牌楼,也寂寥地退出了海曲的历史舞台,成为记忆中的一朵浪花。

       ----李远山写于北京诗友阁

          2016年4月16